国基面上项目被毙后的自我剖析

浏览
1258
回复
0
收藏
0

1#

2018-12-4 15:22:01
一年一度收获万众瞩目的国家基金最终结果的黄金时节进入尾声了。

上周末收获了一份期盼已久的喜悦,这周末收到了预料之中的当头棒喝。但是我很坦然,也很蛋定(鸟蛋破一点就容易定住不滚了,同理啊)!!!因为这是在提交的时候就心里没底的一个本子。这让我想到我喜欢并还坚持着的篮球运动,我属于那种身体素质不出色、跑的不快、跳的也不高、运球不溜、花样也不多的投手,但在原来的同学中和现在的同事中,却能保证球场上一定的地位。作为投手就要跟手打好关系,准不准几乎完全靠的是手感,其次是心理。什么时候手感最好投的最准呢?那就是从持球、抬肘、伸臂、到拨球、压腕那一系列动作,都感觉做的一气呵成没有将就凑合,那么这样的投篮,出手自己都有九成的把握,而那些某个动作尤其是靠后的这些动作出现缺憾的投篮,往往自己都可以知道问题在哪里,力量小了或过了,方向偏了等等,都会及时喊出大了、小了或歪了,以提醒同伴注意抢篮板。

这次被毙了的面上项目,去年是因为限项问题让领导主持,虽然领导不是研究鼠害的,但他在植物保护领域的多年威望积累,也让去年的三位评委给予了很全面细致的建议和意见,虽然最终多以不予资助收尾,但也看得出非常客气。而今年因为基金新政允许我同时主持申报青年和面上两项(并非贪婪,只是多年不得,生存和发展所迫的一赌吧),所以我“解放”了领导去主持中心其他成员的项目,这样整个中心可以多报一个项目(今年中了)。由于获知新政较晚,且年底和年初又在几乎从零开始写两个产学研项目,结果最终也因为没找到合适的合作高校,而只报上去一项。等获知可以主持申报两项国家基金的时候,已经剩余不足两个月了。期间还有人对我能否主持申报两项心存疑虑,这也影响我全力修缮申报书。最后只能先保证思路清晰的做老本行的青年项目,而面上项目是工作后边学边做开的一个方向,虽然做了一些工作,但积累尚薄弱,好在有前一年专家的意见和建议,所以也知道从何处下手,但改到最后总觉得还有一些不足,却不知道如何完善,时间紧迫也没有“急中生智”,保证不要“急令智昏”在申报程序和格式上出纰漏就不错了。当时的心态是,劳烦专家们指点迷津即可,毕竟我们一个地方部队,平日里学习交流的机会不多。所以对这个项目3月份的时候就没有必胜的信心,且也做好了“挨砖”的准备,毕竟今年我这“青涩(别说我装嫩哈,王石都敢说青涩呢)”的后辈出场,专家们可以放开了发泄一下不辞辛劳看良莠不齐的申报书而积蓄的郁闷了,没事来吧,咱伤得起,为了专家们的身心健康嘛!

今日在我提交了青年基金的合同书初稿之后,晚上9点多基金委给我转来面上项目的专家意见,可见基金委的同仁多么照顾我啊,生怕看到这个会影响我填报合同 现在我可以安心的思考明年申报什么内容和从何处着手了,即使我不再申报那个被毙了的内容,但是专家返回的意见和建议也将使我受益匪浅,毕竟投出“石”后算是问到点“路”了嘛,明年的本子一定争取让关爱晚辈的专家们眼前一亮哈!

(@刘全生科学网博客)

回复

已有 0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

关于作者
注册会员
帖子
41
日志
0
精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