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一些唠叨

浏览
777
回复
0
收藏
0

1#

2018-12-1 01:14:04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结果出来半个多月了,上海理工大学命中43项,在上海的非211高校中排名第一,而且已超越部分211高校,反映出上理的科研整体实力在增强,同时具有了显著的学科优势(工程材料类中标22项)。山西农业大学中了18个,全部是生命科学类,具有鲜明的行业特色。西安邮电学院也中了10个,虽然不多,金额也不大,但科研实力的进步还是让我很为母校高兴。

遗憾的是,我们申请的课题没有能中,这是很正常的结果,毕竟只有20%的申请人能成为幸运儿。况且我们课题的评审意见还是不错的,基本得到了同行的认可,只是在具体的方法和方向上有待进一步深入研究。毕竟,国家给你几十万,不是让你去拿一个天马行空的想法做游戏。虽说科研成果有多少能够转化为生产力是个心知肚明的事情,但科研总是要鼓励的,成果未必实用是可以接受的,但没有成果是万万不行的。好好改进一下,明年继续奋斗还是大有希望的。

今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继续呈现出总金额增加、单项资助额度增加、项目执行时间延长的特点,显然有助于提高科研人员的积极性,并在一定程度上减缓迫于结题时间压力而急功近利地“造”文章的现象,所以这个变化是好的。

但是,这种变化带来一个副作用即科研经费越来越集中在少数学术“寡头”或者叫“学霸”手里,他们德高望重,手眼通天,学生朋友合作伙伴遍天下,申请项目很容易获得通过。如果把他们看做网络中的节点,那他们一定是那种有着极大吸引度的节点,每当网络中有新资源时都会被他们汲取大部分,即典型的“rich get richer”。相比之下,年轻的教师、博士和科研工作者们能独立获取资助的比例则有点小,要想获得科研经费就得抱大腿,跟着别人做,使得他们的很多新思想新方法得不得继续的探索和验证。

我自己拿不到钱不沮丧,你拿到钱我也不眼红,那是你的能力,我自愧不如。但是你拿着国家的钱乱花我就看不下去了。前些天在科学网上有过一段关于中科协的一项调查结果的热烈讨论,说科研经费只有40%真正用于科研。虽然调查方式和结果的科学性和可信度值得商榷,但很多科研经费被个人中饱私囊的现象却是大家心知肚明的。如购买与项目无关的设备、虚报各种差旅费劳务费、纵向横向经费流转、组织学生收集发票……这样的现象恐怕每个高校教师、研究生、科研工作者都司空见惯了。有人说,这点小事和那些贪污腐败的官员们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这倒是不假,科研工作者再怎么费劲的贪得的经费也不过几十万上百万,而现在那些为官者即使是一个科级干部都可以贪到亿元人民币这个级别!在他们眼里,搞科研的永远一身穷酸样,着实不能相提并论。但俗话说的好,勿以恶小而为之,大学老师、科研人员作为高级知识分子,在公众百姓中有着很高的地位,应该为社会道德树立很好的标杆和榜样。当你们申请到数百上千万的经费而无处可花的时候,你能否想到偏远地区还有很多求知若渴的失学儿童?你要知道,国民整体素质有多高不是由国家的尖端科级决定的,我们需要国际声誉和地位,更需要全民文化水平的提高。在贫困地区只要40万元就可以建立起一座希望小学,能够解决很多的社会问题。在一个重点或者重大项目中省出40万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中国教育投资占GDP的比例很长的时间内都是低于世界平均值的。

与此同时,另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国内科研工作者的待遇是非常低的。特别是学生,硕士研究生只有区区几百元,很多同学不得不为了吃饭问题舍弃科研出去打工挣生活费;博士研究生要好一些, 但也不过一两千,且大部分靠国家补助,导师能给多少就要拼人品了,大部分是能不给就不给,所以这点钱也刚刚够日常开销罢了。对于工作了的人来说,有了固定收入,但情况未必能有多大改观。财政这部分各个学校、科研所差不多,很少,各个单位内部的补助有多有少,就算多的两部分加起来也远远低于企业收入。相比于企业,在高校、科研所工作的优势一是基本不会失业,二是时间比较宽松自由。但由于绩效考核的核心是科研成果,那这有限的自由时间几乎都会投入到无限的科研中,查资料、读文献、做实验、写论文……一个轮回接一个轮回。像我这种刚刚硕士毕业,升到中级职称的讲师,因为科研能力有限,工作还是以上课为主,日子会相对清闲一些,看看那些博士、教授们,但凡有点奋斗念头的每天从8:30到晚11:30除了吃饭几乎都在办公室实验室,全年无休的大有人在!很多发出无数篇牛文章,能在Science或者Nature上恣意灌水的大牛们每周工作时间在100小时以上,这个强度丝毫不比企业里低!而工资却远没有企业里高!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要求拿到大笔经费的项目主持人不拿一点出来改善自己的生活?Made in China的产品畅销全世界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低,这个现象同样适用于学术界。也就是说,大多数科研工作人员长期过着一种清贫而辛苦的生活。现在社会上这么多有钱人,也有很多年纪轻轻就家财万贯的,但极少听说哪个是搞学术的。国内科研项目一般要求劳务费支出不超过15%,报销时重物不重人;而在国外这个比例可达到40%以上。这种制度很难让科研工作者心里平衡,毕业开始挣钱已经比同龄人晚了好几年,结果工作了才发现高学历并不能换来高收入。靠工资只能温饱,那只好去骗骗国家的科研经费了。为了能申请到经费,漫长的前期基础工作即为必不可少。每天绞尽脑汁、埋头苦干,,慢慢积累着一篇一篇的论文,希望有朝一日能出人头地。终于有一天,其中的幸运儿媳妇儿熬成了婆,不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于是开始一点点的补偿自己,压榨手下人……

写了这么多,好像我是个墙头草、两面派,两大段话两个立场。看了很多分析和评论的文章,我觉得问题的症结在于经费的管理制度问题,核心在于经费应该有多大的比例归属个人私有。毕竟大部分科研工作者是有良知的,长期奋斗在科研第一线的人也应该有更好的待遇,能够更舒心的工作。所以国家或者地方的科研基金应更多惠及一线科研工作者,特别是年轻的学者,因为他们有着更活跃的思维和想法,更强大的创造力渴望得到支持。与此同时,更应该加强经费报销的监管,消除那些“学术洗钱”现象,还科研一片净土。

当然,这个比例究竟多大合适,这个监管制度应该如何制定,我是没有发言权的,只是希望过几年当我真正走进学术的殿堂的时候,一切都能好起来。

(@樊超科学网博客)

回复

已有 0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

关于作者
Lee
中级会员
帖子
75
日志
0
精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