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FC,10年磨一剑

浏览
840
回复
0
收藏
0

1#

2018-11-30 22:53:37
8月17日下午,在学校开会,接到科技处负责人的短信,告知今年申请的NSFC项目已获资助。惊喜半响,赶紧回短信致谢。良久,心里忽地冒出一句:NSFC,10年磨一剑。
10年磨一剑,不容易啊!其实,偶也没刻意地花十年功夫来磨这一剑,仅是在多次申请书被拒后,默默中今年就被支持了,才有了此叹。

遥想2003年初博士毕业,岗位应聘答辩。一专家发问:“如果今年申请NSFC,你有什么想法?”我坦然答曰:“博士工作中涉及到的类群 — 藤山柳是个很好的研究材料,身为分布狭窄的中国特有属,其属下分类争议较大,形态变异和地理分布的界限不明晰,值得深入研究。”此番问答,对即将应聘的岗位并无多大帮助,仅说明通过研究生培养经历,吾已具备一定的科研素养。

然而,此后的具体工作内容与该想法相去甚远,与研究生工作经历不再搭调。直到2007年,如醍醐灌顶般地醒悟:为什么要舍去自己耕耘5年多的硕博连读工作基础呢?为什么要跟风似地以为功能基因就可发好文章,发SCI呢?为什么要跟风似认为基础研究(如植物分类学)就没有前途可言了呢?

有了此番醒悟,NSFC的申请内容不再涉及“某某基因的克隆和功能分析”了,转而回过头来深度思考我国特有属藤山柳属的分类学研究。毕竟是冷僻学科,该类群虽值得研究,但能被专业人士所亲睐的机会并不多,至今尚无更多研究进展。

记得2008年第一次申请藤山柳研究是科学院资助的植物分类学的专项基金,花了一番功夫写好本子,特地请导师审阅,方才递交,结果未果。

2009年以该题目正式参加NSFC的项目申请,初评特别好,三位专家都说同意资助,二审的结果是未获得优先资助。同年底,有幸获得西部之光项目资助,2010年正式开始藤山柳的谱系地理学研究,采集了26个居群的分子样品和标本,获得第一手研究资料。同年,申报NSFC,未果。

2011年一边完成分子生物学实验,一边申请,未果。年底,藤山柳分子生物学实验的部分结果发表了。

2012年,继续申请NSFC,写完,才发现,每年都写一遍的本子,字斟句酌,研究目的意义,内容和方法,研究计划,已有的研究基础,研究预期结果等都顺顺溜溜,一句不多,一句不少。交上去吧,碰碰运气!交了,也就忘了,继续做工作。

直到前几天,科技处的短信,学校网站上的通知,今天ISIS系统查询结果,方才彻底明白,我的NSFC中奖了!10年磨一剑,不容易啊!激动和喜悦都是暂时的,留给我的是未来几年如何按申请书的内容顺利完成任务?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最后来一句永恒的:感谢NSFC!感谢长期以来支持和鼓励我的老师、同学、家人和朋友!

(@李璐科学网博客)

回复

已有 0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

关于作者
中级会员
帖子
78
日志
0
精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