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得出好论文的拿基金是早晚的事

浏览
620
回复
0
收藏
0

1#

2018-11-27 20:24:34
一年一度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放榜好几天了,诡异的是,与往年相比,今年基金放榜后的前几天显得格外清静。莫非对科学家伙来说,基金很重要,但不比“爆头哥”、钓鱼岛重要?或者,科学家伙们个个都中了基金,正在家里偷着乐?科学家伙们不知是变得越来越理性了,还是越来越认命了。

我是乐见基金放榜后的争论场面的,可喜的是,今天在科学网终于见到了这种场面。据我观察,对基金特别在意、特别好辩、如果被毙特别愤愤不平的,大多是一心想做事、在做事、做得好事的科学家伙;相反,很多对基金宠辱不惊、心静若水的家伙,要么本来就是撞大运的科研票友,要么是财大气粗的业余炒股者。前者以年轻人居多,套一时髦称呼叫“愤青”;后者以老同志占优,封一崇高荣誉叫“淡定哥”。在我看来,愤青是促人甚至人类进步的一个重要因素,只要愤青者不是只愤青不反省不行动。总体而言,基金或各类资助“愤青”者,“海龟”比“土鳖”多,有漂亮论文者比只有“垃圾”论文甚至没有论文者多(这里是指比例多)。中国科学的希望基本上寄托在“愤青”身上,因为真正的“愤青”是需要资本或底气的,或者说“愤青”程度与资本或底气成正比;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即使“愤青”者没有任何资本或底气,他们也是促使制度进步的重要力量。

有一类“愤青”特别让人同情,他们是刚毕业或毕业不久的年轻博士,工作特别出色,论文相当漂亮,足以交差三五个面上基金,因此他们拿不到面上甚至青年基金自然是不可思议,令人吃惊甚至震惊。刘进平博主分析这种原因主要是小同行评审的不足,李小文博主认为申请者自我定位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本博主基本不同意刘进平博主的观点,特别是在基金资助面增大、世界充满了爱的今天,面上和青年基金属于扶持性质的最低层面基金,不大可能被打压。本博主原则同意李小文博主的申请者自我定位观点,不过除了牛人不该和凡人抢粮食外,从我接触到的一些优秀年轻博士的各类申请材料(包括科研项目和人才项目)看,还有一类更普遍的自我定位不准申请人,那就是,是凡人却把自己当牛人甚至神人,是群众却把自己当领导,是士兵却把自己当将军。

这类年轻博士也许是底气太足,也许是雄才大略,他们的申请特别大气、特别战略、特别宏观,方向无比正确,口号特别响亮,思路放之四海而皆准。整个申请的做法像战略型导师:用原子去造原子弹嘛 。研究内容:原子弹研究,再具体一点,原子弹的理论、数值模拟和实验研究;研究目标:做出原子弹,发表一流SCI,培养一流研究生,多出若干千人、长江、杰青;拟解决的关键问题:如何做出原子弹;研究方案:组队伍,搭平台,长材料,搞测试,出论文,理论跟实验相结合,再具体一点,用原子去造原子弹嘛,还不具体呀!原子已经够小了,还要怎么具体?读他们的申请,感觉就是在学习重点实验室主任、学院院长、大学校长或研究所所长的科研规划报告,高瞻远瞩,振奋人心,只是,话虽无比正确,活却无法落实。

基金申请人,特别是面上和青年基金申请人,把自己定位为打工仔,充其量定位为小包工头,就对头了;尽量以写一篇好论文的思维和思路写一份申请,就对头了。申请基金其实就是用自己的奇思妙想去衙门或庙门骗口饭吃,或仰仗自己的独门绝活去为自己或手下几个人到建筑工地上找点活干。无论是骗饭吃还是找活干,都要从远处着眼,于近处入手,从大处着眼,于细处入手。砌墙的找砌墙的活,一门心思琢磨如何把墙砌好就够了,不要把自己当董事长、总设计师、总工程师搞,整个建筑如何建、建成怎样、作什么用,这种高屋建瓴的活虽跟自己相关,但并非该自己操心的事。

基金申请,谈战略和宏观既容易又正确,且有时更振奋人心;说具体和细节既很难又易错,往往还被认为水平不够或境界不高。怀揣大把牛论文的年轻博士立足于领导层面写申请,以领导思维看申请,申请被毙后一时半刻想不通、不接受、抱不平是正常现象,道理正如要一位领导认识到特别是承认自己不对是不可能的。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学习,因此都需要交学费,不交学费的获益最终将把人引向歧途或引入深渊。年轻博士在导师或老板手下练就了写论文的本领,具备了很高的学术水平,但项目申请是一种不当家不知道油盐贵、不做家长不知道父母苦的学问,水平很重要,但套路也很关键,既要瞄准方向,又要准确定位,更要切实可行。

我始终认为,写得出好论文的一定写得出好申请 ,他们拿到基金是早晚的事。毕竟,写申请拿基金不是麻布袋绣花,而在这之前的“打击”未必不是一笔宝贵的基金。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文双春科学网博客。

回复

已有 0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

关于作者
高级会员
帖子
190
日志
0
精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