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申请审后感:三喜一忧

浏览
710
回复
0
收藏
0

1#

2018-11-15 19:56:18
在三亚开了几天会,外出旅游又热有累。还是坐在屋里写篇博客吧!分配给我的基金申请刚刚审完,就写点审后感吧!审后感可以概括为三喜一忧。三喜是钱多、面大、年轻化;一忧是多有高谈阔论,少有切实深入。

近年,国家给的科研经费的确大有增加,譬如面上项目经费已经达到80-100万。我在上世纪90年代拿到一个基金重点项目才100万,而面上项目一般只有3-5万。钱增加了,拿到基金项目的面就宽了,申请的面也就宽了。一些分支学科的学术带头人基金都不申请面上项目了,他们有更多的科研经费来源,来自211、985大学的申请也就减少,而来自非211、985大学的申请就大量增加了。当然,也有例外。有一位学术带头人,别人希望他牵头申请一个几千万的项目,他说:“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有的学术带头人对科研管理不感兴趣,他说:“面上项目很好,钱不算少,没有那么多汇报、审查、审计、评审,比较简单。”的确,面上项目自由度比较高,自由探索。申请面扩大,就给年青人提供了显示的舞台。他们可以把自己的新颖的想法摆出来,争取支持。所以,我看到许多来自非211、985大学的年青学子,刚刚拿到博士学位,甚至没有博士学位都参加到这个队伍中来。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给他们崭露头角的机会。年青人正是创造力最强劲的时候。

除了这些可喜的现象之外,也有令人担忧之处。由于学术界目前的氛围的影响,我看到的是多有高谈阔论,少有切实深入。所谓高谈阔论,是指站得高,论得宽。现在都在热谈云计算,一个较小的领域也必从云计算谈起,因为云计算也用得着。其实,他所谈的技术,并不光是为了云计算,而是对一般的平行计算系统、数据中心、容错计算都有用,那就没有必要都往云计算上拉。有的甚至在申请内容里面基本和云计算没有关系,没有和云计算的主要技术联系起来。也许是以为拉上云计算比较容易引起评审人的注意。所以,我注意到申请热点去年是物联网,今年是云计算。这就有点随风倒了。阔论在那里呢?不紧扣自己的课题,而是大谈某些泛泛的东西,譬如“XX机制”、“XX平台”、“XX模型”,都没有确切的含义。甚至完全使用一套新词,不用含义相同的老名词,这样反而容易引起歧义。申请书中大量浮在上面的议论,少有基础的新想法。这使我想起C.L.Liu关于多机系统实时性的上界估计,几十年来都被认为是经典;J.P.Roth关于集成电路芯片应该测什么故障,他问:你能不能测出某一点固定为0,或者固定为1而不变?这么一个看来很平庸的问题指导了测试界研究了30多年。只有切实深入的问题才能引出基础性的研究成果,太大太广的问题引出的是管理,不是基础性科学问题。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闵应骅科学网博客。

回复

已有 0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

关于作者
Lee
中级会员
帖子
75
日志
0
精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