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非精英教育条件下的985攻博及基金申请研究(之四)

浏览
1079
回复
0
收藏
0

1#

2018-11-10 23:37:32
       元旦后,我和那位善良的姑娘举办了婚礼,新房装修好时间太短还不能住,她跟我住在那间租来的小屋里。此时第二篇文章首次评审意见返回了,很专业但不是很犀利,心里有底了,认认真真修改了近一个月时间再次返回,出去旅行的时候还带着电脑在沟通,反复了几次后正式进入评审环节已经是二月份了。本来计划那个寒假回实验室的,但面对那位善良的姑娘我再次选择了生活,寒假出去玩了一趟,又回父母家过了个春节。大家能体会到那种心境吗?婚后的这种日子——“生活很美好,读博很残酷”持续了很长时间。
        读博的第四个春节过完后,我又踏上了征途,再次回到实验室。果不其然,老板摊牌了,必须要在新基金方向做出成果。好吧,一边继续开始实验,一边等待文章的消息,看能不能争取在当年的秋季毕业。清晰地记得,那一次是婚后不到三个月离家,赶火车的路上给母亲打了电话,我当时心情不好不坏,但母亲听到我再次踏上征途,首先问的是这次要去多久?我说不知道,母亲立即在电话那端发火了:你这是干的什么事?能有什么办法,硬着头皮去吧。一直在实验室做到6月底又再次返回单位,还有工作量要完成,还有家里要照顾照顾。心心念念的那篇文章依旧没有任何消息。第四个年头就这么不知不觉结束了,毕业依旧是看不到希望。身边的亲朋好友几乎已经忘记了我还在读博,一次跟亲戚的小孩子聊天,人家奶声奶气地问:你是不是学习不好啊?怎么老不能毕业……我这张老脸哟!
        这一年的暑假又跑去实验室,炎热的天气,烦躁的心情,新基金有了进展,再投文章出去。眼看这个暑假又要结束了,硬着头皮再三跟老板保证,目前在审的两篇文章肯定能中,在秋季答辩前应该能出来,还有各种工作、生活上的困难,能不能参加秋季的答辩……那一刻深深地讨厌自己!老板的回答:先答辩后授位。还是不能一次结束这边的事情,再次灰溜溜地回单位继续上课。暑假的这段时间岳父母一家又帮我们搬到新家,结束了租住小屋的生活。下了火车直接回到新家,心情好了起来,至少生活已步入正轨。在职读博,不仅仅是SCI,还有生活和工作,心态平和,知足常乐。
       不知不觉步入了读博第五个年头,心里负担有些重了,如果再不能毕业,就要第六年……哎!这学期的课两天就能结束,剩余时间就在家写毕业论文、陪家人。当然又去了两趟实验室跟老板汇报工作。在第五年的十一月中旬,杳无音信的文章终于录用了,有心的朋友可以算算这篇文章经历了多久。当年的十二月,第三篇直接中了。好吧,寒假刚开始,又一次杀向实验室,乖乖滴跟老板汇报工作、讨论毕业论文,直到春节前几天才回到新家。父母也过来了,在我们的新家过年。突然接到通知,正月初五要交草稿,我再一次踏上了列车,去吧去吧,不知道还要跑几趟。持续了近两个月的昏天黑地的各种修改后,全盲审送出了,喘口气再此踏上了回家的列车。没办法,单位的事情必须要处理下。两周后,再次回到实验室,乖巧地窝在实验室,持续各种修改,给项目出方案,写专利。
盲审意见回来,没什么大的修改。这期间,跟各位同学吃饭告别,博士同学间好像一下又亲密了好多,感慨于自己的不幸和幸运。老板这同级博士中已经有一半消失或退学了(老板项目多,早些年管的松,招的博士数量远超各位想象)。当然,请老板也吃了散伙饭,与老板在这种场合下聊了很多,多年来最轻松的一次,表达着对老板的理解和感谢,是真心的。这一点无话可说,若是有足够的文章数量、质量,老板也会三年或四年放我走的。老板说:人生的苦难是定好的,前面遭受的多了,后面就少了……但愿如此吧!
        其实,那段时间过得并不轻松,甚至很压抑,实验室还有位六年的师兄一起毕业。后期,我俩经常在实验室大眼瞪小眼,相互改论文,实在没得改了,再次相互逐条对应改格式。答辩前,给老板送了件礼物,他工作中需要的,应该挺和他心意。办理答辩手续时,办事老师恭喜我们,顿时受宠若惊,那位老师微笑着说:你们老板在学院是出名的严厉,私下说过你们几位很不错的,让我把你几位的资料要好好检查,别影响了毕业。惭愧,我怕是沾了其他几位的光。
       答辩波澜不惊,就那么结束了。
       答辩后第一次搂着老板的肩膀照了张合影。
       授位拿证,第二天一早飞回家,唯一的一次飞回家。

回复

已有 0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