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地方女科研人员(妈妈)完成青年基金的辛酸经历

浏览
398
回复
2
收藏
0

1#

2018-11-6 21:35:55
从申请到结题,国青基得到各位热心朋友的帮助,这也算是一个汇报帖。

先交代下背景:我,某985的硕士,在地方科研单位工作9年,高工。因怀孕和不愿给部门领导做私活而被边缘化,当时单位刚获得依托单位资格,鼓励申报基金(声明下,仅口头鼓励无政策,单位还是以服务项目赚钱为主)。

1.  申请

对地方科研单位情况了解的虫友们都知道,在地方科研单位基本没有固定的科研方向,至少我们单位是如此。我写了个青基本子,完成人员没有部门领导(简称A),这位以后的种种埋下了祸患。记得很清楚14年3月15日提交单位,4月18日生孩子,8月18日接到单位电话中了基金,当时休产假正带小孩打疫苗。

2.  实施

项目中了就要实施,问题来了:A认为这是我自己的事情。项目人员都被A安排了不同的工作,包括我自己也在继续承担部门的横向赚钱的业务,工作量不能少。项目需要到300km以外的地方做试验,想请项目组成员一起帮忙,不批;项目经费报销找各种借口拖延,到后来发展成不给签字;申请出去开会,3次只批1次等等。

这种情况下我找了单位领导(简称B),因为这是单位的第一个基金。B比较支持,安排我带实践学生做试验,并用其他项目配套了一台笔记本用于基金(向A申请,A不批)。

3.  结题

因为水平有限,项目勉强结题。这时A已变成主管科研的部门领导,签字的时候拖延,并且在提交的纸质材料上写了各种意见,包括攻击性的言语,后经协调才签字提交基金委。

前几天看到基金委的准予结题意见,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个事情终于完成。

后记:在做项目的过程中,记不清有多少天夜里担心的睡不着,也记不清哭了多少次,一度家人朋友们都担心我得了抑郁症,还特地带我出去散心。现在想来还有点荒唐,因为单位人际关系引起了产后抑郁。

在地方科研单位工作了这么多年,也知道各种规则,感谢基金委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让我明白还有规则之外的自由和公平。

2#

2018-11-6 21:37:38
个人觉得楼主的定位有问题,地方科研单位不是高校,所以基金不是主方向,尤其是为了基金把本来不和谐的关系搞得更僵,尤其还把其他领导拉进来可能会更糟。建议更换科室,到其他科室发展,回避A领导。实在不行可以考虑跳槽。对于地方科研单位来说青年基金真不算啥,就是再拿个面上也改变不了现状。真可以考虑到一个距离家很近的二本三本高校,不累,钱还不少拿吧,再有了面上就是人生大赢家!

3#

2018-11-6 21:38:46
MBLUE 发表于 2018-11-6 21:37
个人觉得楼主的定位有问题,地方科研单位不是高校,所以基金不是主方向,尤其是为了基金把本来不和谐的关系 ...

感谢您中肯的回答。只是有些地方理解有误,项目成员都是部门的普通职工,在实施受阻的时候才去找单位领导B(A的上级),请求解决问题的。
基金是当时最后一根稻草,抓住了挣扎3年,这3年抚养孩子需要稳定,让我在单位有底气。
如果没有基金,可能会跳槽,毕竟做了快10年的技术也有注册资格证。

回复

已有 2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