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赛季结束,谈谈体会

浏览
281
回复
0
收藏
0

1#

2018-11-5 21:01:06
首先交代一下背景吧,985博士毕业两年,弱势211院校弱势院系助研,今年首申化学部五处青基未中。昨晚十一点收到评审意见,今早刷邮箱又是一封,同样的意见神奇的基金委居然发了两次,只能呵呵了。赛季就此画下句点,本来觉得那么多大神牛人,自己的意见里连一个A都没拿到,还是回去好好埋头做实验发文章来年再战吧,但是毕竟写标书期间曾在这个坛子上获得过不少资源和帮助,成败不论,这篇小结就当是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朋友,以及祝福明年大家更上一层楼吧。

一、关于写申请书
学校新教工培训时有位长期奋斗在科研一线的知名教授作报告,讲到申请科研项目,会议厅的大屏幕上PPT赫然一行大字:“从一月份开始写国家基金,你就别想中了!”前辈的现身说法是,申请书至少要前一年暑假开始构思,不然想想全世界多少人在做科研,你一两个月内就能捣鼓明白的事,别人早做过了。说来惭愧,我的第一份申请书就是从一月份才开始构思——还不是动笔,最后学院提交截止前一天夜里加班到四点才改完终稿,睡了一个多小时自己开车上班,打印出来找同事学生签字交到院里,再冲到教室给大二的本科生上三四节课,当天还碰上学院督导组听课,因为是第一年独立开课,属于“本科教学质量重点跟踪对象”。有句老话叫best is the enemy of good,动笔了才知道这世上没有完美的申请书,虽然找国外做博后的同学提过意见,但是怎么改都难免漏洞和不足,自己心里也知道靠这样的本子第一年就中是不可能的任务。作为一个失败者,在写本子这方面除了早动笔加上多请教同行,真没啥可以跟大家分享的,反正青基没有申二停一的规矩,年龄到线之前,屡败屡战呗!

二、关于评审意见
这两天关于评审专家意见不靠谱的话题可谓是甚嚣尘上,就我个人经验而言,还真没碰上需要猜他老人家到底给A给B还是给D的意见,毕竟初次申请收到三条评语,样本空间太小了。昨晚收到的邮件,一位就写了不到20个字,创新性有,路线基本可行,预算和团队结构合理,建议资助;第二位肯定是同行,提了三四个尖锐的问题,结论是本子撰写有很多缺点,但研究者在相关领域有一定基础,建议凝炼方向,找准科学问题,重新申请;第三位就两行片儿话,有意义,有一定创新,基本合理,基本可行,最后建议适当资助。简而言之,如果你本子是认真写的,那么一言不合就给D的,基本都是小同行,至于他的意见,可能有理有据,也可能吹毛求疵,个人认为睁着眼说瞎话还是不至于的。而没有毙掉你又没给A的,估计要么不熟悉这个课题,要么一目十行就看完了。如果你有实力能拿AAA,那另当别论了。虽然申请失败,但是客观说对评审的意见,我没觉得不服气,大家都是写过paper的,投稿时最难说服的不就是同行么?我一位师弟前段时间投的文章,被某位reviewer洋洋洒洒提了快三十条意见,还不得老老实实一条一条回复啊。。。相比之下,国家基金的函评已经温柔多了,毕竟专家们一次性要评几十份申请书,谁有空给你提三十条意见啊。说到底,把自己的基础打好,本子写好,过函评的可能性才会大,我还是相信国家自然基金的评审,在国内算是最公正的没有之一了。请注意,我没说它不需要改进,如果广大虫友的意见建议真能对基金委有触动,那自然再好不过。然而在没有把握改变世界以前,除了改变自己,还有其它选择么?

三、关于公平公正公开
最近逛基金版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国家基金这种东西,中的人都说公平,没中的人都说不公平。我曾经也以为这是句玩笑话,工作两年看过同事们和自己申请的经历,才明白现实就是这样。有人青年基金还没结题,第一次申请面上,换学部方向,没关系没找人,直到学校科技处通知才知道中了;也有人top文章数篇,本子改了又改,青基连续两年上会,然而都不中。类似的事例相信版上每位虫子身边都曾经上演过,或者正在上演,或者今后还会上演。想看吐槽的童鞋,可以去科学网博客找找南开大学高山的博文,高副教授自称28篇SCI,回国之初技术领先世界领先水平三到五年,却连天津市的小基金都拿不到。写这段话之前我专程去ISIS上查了高副教授,不出意外目前主持课题数量仍然跟我一样,都是0。如果你要举这类例子看国家基金,那肯定是不公平的。但是个人愚见,三公当中,目前最应该改善的,还是公开。有同事说过一句玩笑话,硕士博士论文一样是盲审,学生至少能看到评议书的复印件或者扫描件,基金委每年就黏贴那么三五行字给申请人,算怎么回事?每年十几万份申请书,基金委如果把每份评审意见都扫描,工作量确实大,但是提交申请都在线了,函评也可以无纸化啊,评议书直接提交电子文档,保存在基金委的数据库里,评审人直接收到电子版评议书,这个在技术上没有难度吧?基金委每年分配两百亿的国家财政拨款,就算匿名评审不公开身份,评议书公开不过分吧?我不止一位同事抱怨光看邮件里的反馈意见,根本不知道自己得分多少,相当一部分的意见里找不到任何与“建议资助”或“建议不资助”相关的字眼,这些问题本来是可以避免的,至于障碍是什么,大家都懂的。

四、关于跳大神
坦白说在逛论坛以前,我从来不相信会有这么多大学教师硕导博导们天天削尖脑袋研究什么心电图啊源代码啊科研之友推荐基金的邮件啊文件名后缀啊,这都什么鬼?自己成为申请人以后,虽然不至于真的相信这些“跳大神”的举动,倒是可以产生同理心了。五个月时间太难熬了,尤其是临近发榜,小道漫天飞,自己又什么渠道都没有,保持一颗平常心说说容易,做到真难。这些捕风捉影的歪门邪道,尽管一再被证伪,每年周期一到,还是会沉渣泛起,原因很简单,大家都渴望成功,偏偏25%的平均资助率又注定了大部分人的失意,欲望无法满足的时候,什么牛鬼蛇神都会冒出来。清者自清,愿意跳大神的,也没必要去阻拦他,一笑置之吧。

东拉西扯了半天,还是结尾吧,申请的时候祈福,赛季结束,也算有始有终了。祝贺今年中举的各位,顺便祝福明年再战的自己和所有同仁,记得在我读博士第一篇paper被拒了三次,当我拿着修改稿问导师这东西到底能不能发表的时候,他说了句让我一辈子忘不掉的话,“每一坨屎,都有遇到它的屎壳郎那一天”。最后把这句话,献给所有今年未中的朋友们,共勉!

回复

已有 0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