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地方民族院校的青椒,今年收获得不只是自然基金

浏览
1275
回复
0
收藏
0

1#

2018-11-1 23:13:04
“1980、1998、2011、2013”这一连串的年份或数据,是对我认识的一个地方民族院校“青椒”的描述:生于1980年,1998年读大学,2011年获得博士学位(读硕士与读博士之间,在一个地方民族院校作了两年有余的教师),刚刚放榜的2013年自然基金,他“中”了一个“地区基金”。

他称为我老师,我不是他的导师,也没有给他上过课;不过,他在2007年的暑期,参与了我的一个课题。随后几年,也会偶尔在校园里遇见他。有一次,我们聊到他未来毕业后去向(比如回老家还是留上海)。我当时建议他还是考虑回到民族院校继续去做老师:一方面要去履行约定(他是读在职博士);另一方面,也许更容易脱颖而出。2010年,他在博士论文实验做完之后就回到那个民族院校继续教书,一年之后的2011年夏季(离今天两周年仅差一天)通过的博士论文答辩。

我前两天出差又到了那个城市。他得知我了的消息,昨天下午联系我,并告诉了我他中了自然基金的好消息。真替他高兴,甚至想迫不及待地见到他。今天下午见到我的这个“学生”、地方民族院校的“青椒”和他去年新婚并已经即将生产的妻子。有两三年未曾见过,自然有说不完的话。他讲了回来之后的教学、科研、生活、婚姻、学生、同学,尤其是说了他的基金申请,从选题到写本子,以及一些预实验。感受得到这两年来他所经历的:有2012年申请青年基金和申请副教授“双双落败”的失落,也有着为完成地方基金甚至在除夕那天还“泡”在实验室里的辛劳与勤勉,也有指导或教授过的学生考上研究生的欣喜,也有新婚的甜蜜和即将为人父的幸福。很开心,能和学生或青椒分享他的收获、幸福甚至还有失落。

2013年,我的这个学生、一个非“211”更非“985”学校的青椒,离通过博士答辩尚差数天的时候,获得了他学术之路上的一个国家基金。更值得庆贺得是,他在2013年收获得,不仅仅是一个自然基金。他还告诉了我,今年的副教授职称应该能上,秋天他将去中科院的一个国内学术领域“大牛”那里做博后,而且基本上确定了明年要去瑞士国际学术领域“大牛”那里做访学。当然,最大的收获,应是再过约20天他们那即将出世的“孩子”~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自包存宽科学网博客。

回复

已有 0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

关于作者
中级会员
帖子
147
日志
0
精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