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澳洲,教授一年申请不到基金也会很痛苦

浏览
1460
回复
0
收藏
0

1#

2018-10-26 21:08:14
在澳洲,教授一年申请不到基金也会很痛苦

喻海良,2014/2/16

过些天,澳洲的本科生就要上学了。卧龙岗大学已经给老师们安排了下一学期的教学任务。
在国内,大学现在要求所有教授都去讲课。如果一个教授几年下来没有完成“规定”的教学任务,可能就要出问题了。也因此,现在一些学校开设了一些很有意思的课程,如《工程概论》,主要是为院士、领导们设置的。这些领导们讲具体的书本课程应该是很难的,一方面,他们太忙,没有时间去进行备课;另一方面,担任领导一些年头后,大部分课程知识都已经忘却的差不多了。如果让这些人去讲理论课,课堂上出了错误,会严重影响“重量级教授”的形象。相反,让他们把平日做的学术报告,拿出来给学生们讲讲,还是得心应手的。
澳大利亚的大学,是非常重视教学质量,特别是本科生教学质量。以卧龙岗大学的本科生教育为例,要求也是多的。一门课,除了一个主讲教师之外,都有好几个助教。也因此,教师课堂上讲完之后,学生们遇到问题,平常可以找助教问一些课堂上没有学懂的知识。
然而,澳大利亚的大学与国内大学也有一些非常大的不同。在这里,特别优秀的教师,是不用讲课的。比方,如果你是一个讲师,拿到了国家的DECRA,三年内就不用去讲课了。如果你是一个高级讲师、副教授或者教授,拿到了国家的Future Fellow,四年内就不用去讲课了,全部精力用来做好科研就可以。当然,还有一类特殊的情况,如果你的科研经费非常多,你可以用部分科研经费买断几年的教学任务,然后自己全心全喜地去做科研。以我们自己学院为例,去年就有几位教授、副教授不用承担教学任务。由于获得澳洲基金有这么多的好处,也因此严重加剧了澳洲基金申请的难度。
我在澳洲也已经两年多了,只需要把自己科研的一亩三分地做好,就可以开开心心地做自己的事情。然而,也由于我在澳洲没有教学经历,这在我简历上是一个重大缺项。我在东北大学任教期间,也讲过几门课,虽然是有点影响科研工作,但是,也没有感觉到特别累。可惜的是,在中国讲课可能和在澳洲讲课是存在不同的,这个经历也常被忽略。因此,这学期,我特意申请去“免费”主讲一门课程。很可惜,虽然我提出了“免费”服务,院长怕我不懂澳洲教学,没有同意我的申请,但是,他让我先当一学期的助教(免费),让我对澳洲的教学工作有一个全面的了解。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商量。说到这,必须补充一句,在国外混也是很不容易的,任何岗位都要求“全面”,像我这种存在缺项的人,处处都是存在发展困难的。为了丰富自己的简历,即使义务劳动,也要勇于承担。没有今天的免费服务,就没有日后的收费项目。当然,凡是有利就有弊。当我把这个事情告诉自己的老板后,他很是不高兴,认为我自找苦吃,可能会影响科研。他这么说,对于我的将来,可能是一个危险信号。
老板不希望我去讲课,应该也是能够理解的。因为,他知道讲课的辛苦,对于他自己,也是喜欢科研,不想讲太多的课。我的老板,前年得了几个基金,也因此,去年一年都不用承担教学任务。然而,去年基金申请,我们学院所有人员都不是很顺利,因而,他今年被要求承担教学任务,而且,是1.5门课程。后来,我和他说,在中国,领导的课程是随他们自己选择的,如果他自己选择一些好讲的课程,如国内的《工程概论》,应该会轻松很多。然而,他只是摇头。从和他对话的表情,看出他也是非常失落的样子。
看样子,在澳洲大学即使做到了教授,如果某一年没有申请到新的科研基金,也是很痛苦的。

回复

已有 0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

关于作者
注册会员
帖子
51
日志
0
精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