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H将改革基金申请模式

浏览
1077
回复
0
收藏
0

1#

2018-10-25 20:15:57
最近NIH正在酝酿基金申请模式的改革,这无疑是美国生命科学领域的大事,也给我们的基金管理提供一定借鉴。这次他们的改革方向是扩大个人风险性项目的比例,增大基金审核灵活性,以提高基金项目的产出,减少研究人员在基金申请方面消耗的时间。

高风险高回报往往是经济学领域的常用词汇,现在被
NIH借来使用,意味着其政策将发生调整,按照NIH的项目协调、规划和战略行动部部长的话说,“学者们作的过去任何人从没有作过的研究”属于高风险高回报研究。


12
5日,NIH院长Francis Collins在一个咨询委员会会议上表示,受高风险开辟性研究项目成功的激励,该机构将考虑支持更多个人研究人员,作为规划性研究的有效补充。Collins将在明年16日的NIH研究所长会议上推动这一设想。


目前
NIH的研究总经费大约300亿,其中只有不足5%的研究经费资助给个人研究人员,其中还包括年度开辟性研究项目,每年资助给7人,连续5年,年度经费为50万。而NIH最大规模的研究项目是R01,年平均资助强度大约25万,连续3-5年,这类研究项目的特点是需要大量前期初步数据的支持。


Collins
NIH并不是放弃R01。但他强调,根据2012年的一份研究报告。开辟性研究项目发表的论文被引用明显超过R01项目。在产出率方面,类似于霍华休斯医学研究所的研究项目,后者每5年项目可重新资助。


HHMI是全球规模最大的非盈利性私立医学研究所-基金会,拥资 120亿美元,为美国第二大的慈善机构,仅次于比尔与梅林达盖茨基金会。多年来,HHMI已经拨款 15 亿美元用于支持医学研究与教育。该基金会拥有 318 名研究员,大多来自全美一流学府,其中不乏大师级学界泰斗,包括7位阿果奖得主。100多位美国科学院院士,以及才华横溢的新星。入选的二十几位华裔研究员像王晓东,许田,张毅等等全都是各自专业领域中的佼佼者。HHMI 支持范围包括数百个国际一流实验室,为每位研究员提供大约100/年研究经费,每次任期5年,以支持创造性但高风险的研究工作,并使这些科学家集中精力,不必再为申请 NIH 基金分心。医学及本科基础教育亦属于支持范围。HHMI与联邦主要医学生物学基金管理机构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既有互补 (2001年以来HHMI对骨髓干细胞研究的重点支持),又有协作 (projects and the funding mechanisms),相得益彰。)


开辟性研究项目负责人
Anderson认为,开辟性研究项目获得更多创新成果,获得这类项目需要针对计划的想象潜力和技术可行性进行现场答辩、材料审核和评审等过程。


对个人进行资助的想法并不新鲜,除
HHMI奖项外,2010年英国惠康基金会也设置一些为鼓励一些学者坚持研究方向,减少外界监督的项目。NIH的部分研究所也进行了类似尝试,如药物依赖研究所对爱滋病领域的创新性研究设置的50万前卫基金项目。


MIT
的经济学家Pierre Azoulay认为,目前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这类项目就一定优越,“个人项目”只是HHMI项目的表面现象,这掩盖了该机构在学术研究上辉煌的真正原因,NIH 2012年的研究报告真正反映的问题是基金项目资助周期对创新性的影响,如NIH的开辟性研究项目不设置固定的验收日期。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
Daniel Sarewitz认为,NIH的开辟性研究项目也许确实可以增加论文发表的数量,但是这些项目对完成NIH的内在使命并没有增加多少贡献,他所谓的NIH的内在使命指对提高人民的健康水平或者说转化医学研究。


神经学家
Hamilton Moses认为,当前这个时代,生物学领域的进展很快,各个方面的研究都十分必要,有时候思路比数据更重要,这和理论物理学对实验物理研究类似,理论物理对实验研究方向提供指导,而理论物理研究往往来自某个科学家的个人贡献。


如果改革可以让研究人员 从繁重的基金申请和审阅(大约40%的工作时间)中解放出来,这无疑是值得期待的改革。


我们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也有一些个人项目,例如杰出青年和青年项目,但这些项目在条件要求上甚至比其他项目的要求更严格,而在创新性和风险性方面仍不够大胆,这对鼓励创新,让有想法的个人从体系中脱颖而出并不够理想。NIH的改革思路也许值得我们借鉴。

回复

已有 0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

关于作者
注册会员
帖子
57
日志
0
精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