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优一差:跳出基金谈基金

浏览
1057
回复
0
收藏
0

1#

2018-10-24 12:25:05
跨过45岁的门槛,身体健康状况呈直线下坡趋势,教学、科研的、家务的事情,终日杂事缠身,总是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身心疲惫之感。本一凡夫俗子,从来没有当杰青、院士的鸿鹄之志,只想认真教学,为自己所在的学科做点微博的贡献。已近知天命之年,本想凭借几十年对学科的把握,围绕着学科的前言、重点做点研究,通过获得一个国基面上项目,为自己的国基申报科研之路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遗憾的是,3个同行,两个优先资助,一个不予资助,终于功亏一篑。真的感谢2个优先资助评委,给了自己本子那么好的评价。一个不予资助的专家评语,虽然有点苛刻,但指出的本子研究内容笼统、研究方案粗糙的缺陷也是十分中肯,在此也表示感谢。

在此不想评价同行评价制度的弊端,只想跳出基金谈基金。


1、其实,国基真的是一条许多人注定难以跨越的羊肠小道。众多周知,在现有的科研项目申报框架约束下,国基是唯一开放申报的资金获取渠道。如果挤不过这条羊肠小道,对于许多高校科研人员来说,意味着科研经费来源渠道基本断炊。对于绝大部分依赖于基金的科研人员来说,没有在研基金、基金断顿的日子,用水深火热4个字来形容真不为过。


2、在科研项目管理体制改革的背景下,能否合并省部级、行业类各类项目,在保留极少数重大科研项目前提下,做大基金的盘子,增大基金的获批项目,给青椒点科研种子钱、被各项工程抛弃的中老年人科研人员一点维持费,可能对于维持各个学科的均衡发展、保持科技队伍的稳定性有长远意义。


3、单从国基项目获批的人员年龄构成上看,中老年教师并不占优势。原因很简单,青椒大多有海外留学的经历,中老年教师拼SCI论文、拼国外研究方法跟踪,根本不是年轻人的对手。以笔者所在的学校为例,最近获批的国基项目,青年基金占了70%左右。以笔者所在的学科为例,获批的项目基本以刚刚博士毕业、有海外留学背景、良好SCI发表记录的青年基金为主,活跃在科研一线的中老年学者基本绝迹。


4、在鼓励跟踪的NSFC资助模式下,各个学科发展的不平衡现象日趋严重。以笔者所在的学科为例,由于遥感方向在论文发表、课题申报中占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几乎所有的青年教师、一部分中年教师都转向了遥感方向,其他研究方向日渐萎缩。这种冰火两重天的模式带来两个严重后果: 一方面大量的林业遥感研究生毕业后,缺乏广泛的社会需求,需求量较大的方向又缺乏毕业生;另一方面,随着冷门研究方向中老年教师退出教学科研一线,这些方向恐怕再也无法恢复。记得前几年,我曾受邀参加国家林业局一个规划项目论证会,到会的全都是两鬓斑白、50多岁的中老年教师。我对国家林业局一位领导说:用不了10年,这种会议已经召集不起来了,因为届时已经无人从事这种拿不到课题、发表不了SCI论文的研究了。因此,从这个角度看,跟踪式的资助模式,也应该到了反思的时候了。


5、关于争议项目。每年自然基金揭榜时,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对于项目评审的规则,也有学者提出中肯的建议。比如说,对于2个优先、一个不予资助的争议比较大的项目,能否开辟另外的通道,而不是采取简单的票决?对于申报者意见比较大的项目,能否启动复审、复议的机制?


6、解决科研项目竞争日趋激烈的釜底抽薪的方法,是斩断科研项目数量、经费与职称、收入的直接联系。但从目前的各项如火如荼的双一流建设、人才工程建设来来看,根本没有实现的可能。在国家总体经济形势下行、科研经费总盘子趋向萎缩的背景下,很多教师要做好缺粮断炊过苦日子的准备。

回复

已有 0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

关于作者
注册会员
帖子
51
日志
0
精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