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灶vs 热灶: 选题不一定要最高,而要最适合

浏览
272
回复
0
收藏
0

1#

2018-10-22 13:36:43
正应CCF川大分会的委托,给研一新生准备一个讲座,读到了王进老师的两篇关于科研选题的冷灶/热灶的两篇博文,颇有感触,博友们已经发表了好多很好的意见,这里有感而发,再补充一些。

太阳也有热有冷  科研题目之温热寒凉不是一成不变。就像太阳,现在处于最稳定的主序星阶段,也许还会更热,然后,经历白矮星—渐冷--….,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在计算机界我们目睹了科研选题的沧海桑田,分布式数据库,海量数据库,网格,云计算,物联网,….,虽然,目前的大数据正如日中天,炙手可热,但可以冷静地预言,几年后,喜新厌旧的IT人会想出更新的概念来取代它。

冷灶为什么不好烧 科研上至少有有两种冷灶,一种是弃灶,有人烧了几年或几十年,发现一时半会烧不热,弃灶而逃;一种是自己平地起新灶而被同行冷落。这两种冷灶都不好烧,正如王进老师讲的,他人质疑之眼光和个人坚守之难是两大障碍。

冷灶英雄的凄美故事 伽罗瓦的群论绝对是重大原始创新,这匹行空的天马,就像外星人来到地球,不知独守了冷灶多少年,于1829年,把代数方程公式解的研究成果(群论的雏形)呈交大牛柯西审阅,这绝对是冷门冷灶,当然也绝对难于被理解,加上人微言轻,难于被重视;不幸文稿被柯西遗失,连文带同摘要都丢失了;这大概就是在伯乐出山之前的千里马的遭遇。

1832年5月31日(在后世的儿童节的前一天),21岁的伽罗华,表现了“儿童--少年转型期”的不稳定性,在为浪漫爱情的决斗中身亡。

然后,幸好这里还有然后,在他第一次论文写成后的14年,1843年,刘维尔读懂了伽罗瓦的心灵,赞扬之以独创和深邃,又过了三年,伽罗华理论才得以发表。

这对年轻的伽罗华太残酷,他的青春、他的美好人生都错过了;如果是一个中年人,晚十多年被承认,不至于那么令人扼腕唏嘘。  

这个故事说明,冷灶的确可能出大成果,大创新,但不太适合太年轻的人,要做好克服重大困难(包括学术的、社会的,生活的困难)的思想准备,做好暂时不被理解的准备。

下面两段中,部分内容上取自过去的一篇旧文(做了一些修改)。

  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 鲁迅.故乡),下面的组合照片中,部分素材来自网络。这是一个荒坡,有的地段路已初成,坑坑洼洼,放眼望去,略显苍凉;有的地段,依稀可见前人的脚印,多见荆棘,偶有鲜花,夕阳之下,有点孤寂;拓荒者的平台大都如此,耐得住寂寞、敢烧冷灶,敢走没路之路的人,才来这里。


161010pl5tjxs2spzfhhxz.jpg

    走在刚踩出来的小路上,比较惊险,比较刺激,有点清新,有点浪漫:


   不禁想起了前苏联歌曲《小路》:“一条小路曲曲弯弯细又长,一直通往迷雾的远方...” ,


   如果又想起了《乡间的小路》,则是另一番舒畅:“...任思绪在晚风中飞扬,多少落寞惆怅,都随晚风飘散,遗忘在乡间的小路上...


   后来,走的人多了,又没有了宽松的路,下图是2012 五一假期间,摄于成都锦里:喜欢烧热灶,喜欢在热点上竞争的人,要做好不怕拥挤的准备,要做好快鱼吃慢鱼的准备。

16104017bpi3bi8xf23717.jpg

   科研选题与路 事不同而理同,科研选题类似选路,遥想当年,数据挖掘的概念刚刚“出笼”,从笼里出来的都是蒸(真)的。 R. Agrawal和 R. Srikant在1994年提出Aprior算法,(参见《一篇 "它引"上万的大牛论文与数据血统论-- 趣味数据挖掘之三》 ),掀起了一股数据挖掘的潮流,这篇论文也被它引11480+次。现在,如果写一篇关于关联规则的论文,投稿到顶级会议或顶级杂志上,如果其中没有革命性的创新,是比较难被录用的,走这条路的人太多了,就似乎没有宽松的路。


  当去挤做一个太热太热的题目时,撞车的概率比较大,一个题目有N个创新点,N+1个人去竞争,至少有两个会撞车在同一个点上,这是鸽笼原理的简单结论。


  你能想出的妙招,别人也可能想到,就像照片中吵闹的市场,叫卖相似产品的摊位可多了。简单的题目如可钓的鱼虾,旧领域上可怜大地鱼虾尽,犹有垂杆老钓翁,于是,吵的和炒的也比较多了。


当一个概念处于“冰河期”时,犹如地上还完全没有路,选作题目,就需要眼光和勇气了;困难大、风险大,当然成功后的成果也大。未解决的经典问题,一般也是旧题,或热过气,重进冰河期的冷灶难题(如哥德巴赫猜想,如“P=NP?”),不太适合学生执着地作:


为什么?因为太难,

因为已经有若干能人被证明出错而折戟沉沙,

因为若干人宣称他们已经解决而正拥挤地等待承认,

因为作为学生该学未学和急需学习的东西太多,

因为现实的学位和安定的工作岗位,以及良好的身体是保证有柴可烧的青山。

想走捷径的人以为解决难题可以一步登天,以为成本最低,其实不然。 与其把希望寄托在中彩票式的偶成,不如把兴趣留在心里,做为业余兴趣;也可以牛刀小试,在等火车、等飞机时思考,或可作为退休后燃烧激情的材料,但不宜轻易决定为之奉献青春。


  当一个概念乍暖还寒,地上有了依稀的脚印,路还没有形成;选其作为研究方向是比较可行的。再选其中那种将热未热的题目作具体的任务,可能比较适合研究生;虽然荆棘多一些,路陡峭一些,能做出的创新点也多一些。


5-10年后,那些冷灶会变热? 烧冷灶的需要眼光。N年后会变热的灶可能是好题目,对这个N,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见解。

有973首席科学家说,N=5—10,973项目有三个要点,重大、急需,基础;
有863专家也许会说,N=3—8,
面上自然科学基金,强调自由选题,也许可以把放到5-20;如果把N定的太大,例如25-30,就不容易说清,不容易被理解, 不容易得到支持,没有支持,当然还可以研究,但困难就大了。

最后,自问自答说两句:
什么是创新? 创新就是于无中生有;
什么是掀起潮流?掀起潮流就是兴风作浪 。
与其总是在别人烧热灶上炒作,总是跟着别人掀起的潮流冲浪,不如自己兴一回风,作一次浪,当下一波潮流的掀起人。

参考博文:

回复

已有 0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

关于作者
高级会员
帖子
190
日志
0
精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