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研究生同学, 科研生涯及基金申请

浏览
280
回复
0
收藏
0

1#

2018-10-22 11:37:36
    散记文体的优点是想到哪,说到哪;行文能信马由缰,章节可分神走岔;击键让思绪飞扬,回车则言归正传。用数据库技术的术语,称为“无完整性约束”(Integrity constraints),爽。

   现在的研究生,大约25-28岁获得学位,到60-65岁退休,研教生涯长达7-8个五年计划,真的是赶上了盛世享太平,幸福。

   我和我的研究生同学,青春中有两个半五年计划是在那个年代度过的。那是个纯真年代,年轻人朗诵着保尔柯察金的那段激励了几代人无悔走过的人生箴言,喊一声名字,就能点燃热血。军垦农场的拉练,锻炼了体魄;矿山和林区的磨砺,使人生从此不惧障碍;车铣刨磨的工程实践,潜移了严谨和规范。十年的感悟,像一粒缓释胶囊,在后来的科研生涯逐渐起了作用。十年, 没有虚度的十年。

   我和我的研究生同学,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自然也是拥护者。那几批的研究生同学的年龄谱很宽,有一个共同点,比较不怕困难,比较能承受失败,比较豁达乐观,比较不怕改行换门,比较善于跨学科交流(因为每个专业的学生不多)。

   研究生同学聚会上,侃了一个关于科研生涯的朴素描述,人生科研忧患始。没有项目时,忧的是找项目, 有了项目后,忧的是完成项目,完成项目后,充满成就感的喜悦可抚慰两三年的辛苦,然后得一夕几夕之安寝,起视朝阳,又开始找新的项目。真的是“进亦忧,退亦忧”,“始亦忧,止亦忧”,所幸这种“忧”不是那种悲观的愁白头的“忧”,而是一种进取的带微笑的“忧”,否则就不可持续发展了。

   盘点一下,忙了五个五年计划,主持纵向项目十三项(国家自然基金及配套国际合作项目8+2项,博士点基金,教育部优秀年轻教师科学基金和十一五科技支撑计划分项目),及一些横向项目。在统计的意义上,比在京城的同学差,比”在那遥远边疆”的那些同学好。真的,和国运、天时、地利比起来,个人力量太渺小了,尽力了,就知足吧。

   一位中学同学到家里做客,说是要“考察科学家工作生活”,考察结论是“清水苦瓜”,称难吃下这份苦。

   OK,尽管人家看起来是“苦瓜”,只要当事人觉得是“苦瓜炒肉”,是在”Enjoy life, :Enjoy research, Enjoy technology”, 就可以“吃苦不觉苦”,这份事业就还可持续发展。当然,把“清水苦瓜”变为“苦瓜炒肉”的过程除了心态烹调(psychology cooking,这是批判的武器 ),更重要的是物理上有张有弛的安排(Physical processing,这是武器的批判 )。

   常有年轻教师来倾诉申请基金之难,描绘受到的压力之大。网上已经有很多关于申请科学基金项目的经验,不再重复,再补充几条。

    1.留心观察,他山借石。一位著名的画家说“外师造化,内得心源”。自然世界、社会生活时不时会给有准备的人以启示。计算机科学中,遗传算法,鸟群算法,蚁群算法,基因表达式编程(Gene expression Programming,一种数据挖掘的新方法),都是计算机科学家向大自然学习的成果。社会的需求,常催生新奇之产品;生物的启示,常指示造化之神工。他山之石启发出来的思维往往是原创;我们在作关于基因表达式编程的第一个基金项目过程中,偶然一次看关于“生物转基因技术”的科普节目,启发我们申请并得到了新的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基于转基因表达式编程的数据挖掘”。

   2 新、深、实,严。(a)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是基础研究项目,为未来几年、十几年的技术实现修桥铺路,是在科技大兵团到来之前占领知识的制高点;“新”是第一重要的。在评审基金项目时,常为年轻人的奇思妙想而拍案叫绝,每每看到这样的项目,耳目一新,倦意顿消,自然会给出好评。(b)深刻、深入,关于关键技术和突破点的阐述应能说服评审人,申请人不只是有奇思妙想,还进行了深入思考,让评审人相信,这笔钱给他不会扔在水里;(c)实在、实现。计算机科学的研究成果,是骡子是马,都要在计算机上遛遛,常常要求实现原型等等;(d)严谨,展示“我是认真的”。稍有失误,就会像埃蒙斯在高手如云的奥运会射击场,只好蓄芳待来年了。

    3 常虑则小虑,不忧有大忧,丰年备歉,积累后劲。基金项目周期一般三年, 第一年为项目展开奠基,不会轻松,可能没时间思考下一项目。从第二年,研究者心情愉快,此时可随时思考“What is my next project?”, 每读一篇论文(包括高级科普的和外学科的),每听一个报告 都有四问:“人家做了什么,人家还没有做什么,我可以做什么,可以作为下一个项目吗?”,经过一年的酝酿,到第三个年头,就要为下一个项目做点预研, 例如发表一两篇预研的论文,在申请书提交前的半年,就开始和研究生讨论、写提纲,甚至开始填写申请书了。常虑则小虑,否则,不忧有大忧,”丰年备歉”不是新思维,哲人先贤早有论述,刘伯承元帅在淮海战役中说:“吃一个,夹一个,看一个”,可称为三阶段战役思想的典范。

   4 愚公移山,贵韧贵梦。如果总体批准率为20%,自认为水平在前50%,则中标率40%,这小于掷硬币的概率。常有人调侃,中标了是意外的惊喜。当拿到非常客气委婉的reject通知书时,认真的年轻人都是痛苦的,短则默哀三天,长则难过几月。建议去吼两嗓子,特别推荐唱“水手”:“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认真读评审专家的意见,明年再来,按中标率40%,愚公移山三年,中标率1-(1-0.4)^3 =78.4% ,(需要一些条件才成立,去创造这些条件),好在有梦不觉三年长。

   上述四条。 可视为一种启发性知识(Heuristic knowledge)。在计算机科学中,启发性规则是欲解难题(例如NP难题),而又无确定的多项式算法时,不得已而采用的近似规则,大多数情况下有效,但不保证100%成功(先天免责的 J )。

    例如 “三思而行(思危、思变、思退)”和 “当断不断 反受其乱”是两条有冲突的启发性知识,历史小说中,左右丞相常常引用这两条,或辩论于庙堂之上,或较量于江湖之远,引用这些知识来启发君王: “Follow me”,最后责任还是在决策者。

   又例如“在森林中迷路时,跟着小溪走,一般会走出森林”,是一条启发性知识,它也可能引导使用者走进群山中的火山湖泊,而不是走出丛林。

   启发性知识,仅供参考。

回复

已有 0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

关于作者
san
中级会员
帖子
81
日志
0
精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