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心情乱象之我见

浏览
310
回复
0
收藏
0

1#

2018-10-17 17:01:02
首先声明:我也是今年审基的“三无”人员,此刻心情当然煎熬。所以我不是报着“隔岸观火”的心情来说话,我只是象吴生写《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一样心情,写一些我登陆小木虫10多天的所见所闻,点评各位期盼基金结果过程中的各种心态,适当嗮嗮我个人的观点。不当之处敬请各位海涵,并指出。

另外我这帖子希望各位多补充,多表达自己的观点,多交流相互学习。我会将好的观点及时置顶,让大家分享。我不是为了赚回帖数量,我现在钱少,过些日子忙了,我就基本上不了小木虫了,到时散尽金币,你可要记着来抢吆!

第一类现象:基金基金儿,青椒的命根儿。

社会太大,但是留给我们的空间太小。各位像我一样的虫友,一般都来自于穷巴巴的农村,唉!有钱有势人谁像我们一样拼命读书呀?!在很小的时候,我们的父母就告诉我:“孩呀!咱上学可不能和别人比吃比穿呀!咱们就比学习。。。。。”。“妈妈,我知道”。当时小朋友拿个黑乎乎的东西在吃,那个香呀,馋得我真的流口水了,真的,我久久不愿离开,就是为了闻闻那香味。。。后来才知道那叫“巧克力”。后来我每次考试都考得比那小孩好,我就是愿听他妈打他时他杀猪般的哭喊声。。。也许那样我心里才有些变态的快慰。

我们读高中、本科、研究生、博士,那一步不是挑灯夜战、头悬梁锥刺骨、凿壁偷光、清心寡欲、心无旁骛、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结果,GGJJDDMM,我们混到今天容易吗?!可工作了,混上大学教师又如何?我现在才发现:我又是中国高校体制中最下层的那一粒沙子,多我一个不多小我一个不少。人无论如何努力,自己始终是渺小的。。。所以我们期盼改变自己,我们要重新想读书时那样拼命将那个吃巧克力的家伙压在肚皮地下。众所周知,在大学没有科研是万万不能的。于是乎,我们想到了国家提供的香饽饽—基金,唉,省市级的香饽饽我等是无份的啦!于是乎,才出现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繁荣、惨烈、投机、癫狂、进按摩房、失眠、离婚、禁欲等乱怪景象。我看就差削发、绝食、自残等绝活了。


我们青椒的命运似乎完全被基金所左右,中了耀武扬威大红大紫夸官三日心高气傲,不中阳痿早泄唉声叹气茶饭无味信心全无。GGJJDDMM,我们到底怎么了?!我们为何变得如此脆弱,如此不堪,我们年少时的壮志凌云哪里去了?!我们是不是对自己的追求产生了怀疑,我们在怀疑生么?出问题的是这个社会、这个体制,还是我们自己?


第二类现象:有人信息灵通,我是三无人员。

这个现象也很怪:同样参加国家大考,相同时间较卷子,为何待遇如此不公?!有的人,评委会主动打电话通知你邀功,有的评委会收到十几个电话。我的天呀,这和时下的买官卖官有何区别?!功利,皆是功利,功利社会功利的人,我等已无话可说了。所幸有能毙自己师弟本子的虫子在,我向您致敬!我想起我的老师说过的一句话:“作人,既要低头拉车又要抬头看路”。我现在在深思这句话,我也准备去找大树,我要继续开阔自己的思路,我再也不能抱残守穷,当然我并不是向社会的不公低头,不会去效仿别人。这是否就像多年前的中国大方针改革开放,我们需要换个思路看事情。至清无鱼,唉!我不想像屈原一样抱个石头投了江,我也不能像唐.基克德一样自己去挑战风车,我还有多病的农村父母双亲,没有工作的老婆,正上小学的孩子,这一切不允许我守得清贫。我很矛盾。。。对于基金评审过程中的不公平,提前知道消息等现象,愤青者有之,骂娘者有之,“稍安毋躁”者有之,沾沾自喜者有之。我对此已经麻木,我准备做的变化是:我不再骂娘,我要成为被别人骂的人。我也有条件的,我只是从来没用过而已。唉,低头吧,现实,现实。。。这个假期我一天都没有玩,外面下着瓢泼大雨,我还在办公室读书;好几次太晚了,都被看门大婶劝走的。我内心深处一直有种最强音在澎湃:“自强呀自强,自强运强!”。

第三类现象:中了怎样,不中又怎样?

这本来就是选择题,但是选择权基本不在于我们,我们只能顺应天命了。所以出现了至理名言“中我所幸,不中我命”(无法给出原始的文献,但是声明不属于盗版)。中了,有人说“清风凭借力送我上青天”,有人说“房子车子都有了”,有人说“项目虽然属于我,钱的支配权不属于我”。不中,说法就更多了,尤其有位虫友告诫自己的学生“没有关系,没有大树,不要在高校混了”(大意如此)。应了那句名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同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不管结果怎样,有一句百分之百正确的话就是:生活还要继续。但是,如何继续?我以前回过一个帖子,讨论基金意味着什么。真的,不管中与不中,生活如何继续真是值得专贴讨论,尤其是对于后者。我们知道:科研这东西,需要持续的工作,一旦断了线就很难再跟上潮流。没有钱没有基金,使得我们无以为继。生活就像演戏。这时我想到了武打片中常出现的景象:某少年(比如张三丰),少时厄运连连,被打得满地找牙。怎麽办?少年如果一蹶不振这戏就啥也没有了,少年如果卧薪尝胆,这戏就有的演。或者掉入山洞,成就武林绝技;或者遍寻名师、寄人篱下、偷师学艺。无论如何,终成大器,最终有钱有权,也能否别人的稿子。唉,基金呀基金,我说什么好呢,你就像那诱人的鱼饵,调得我们这些可怜的鱼儿欢蹦乱跳!

我的观点是:万事有个度。我们的生活需要在悠闲与拼搏、认真与放纵、金钱与自由等等诸多事情上寻求需求个平衡,过了度就伤身体伤心情。所以,我们那位为了基金把孩子自己放在家中的女老师,我首先尊敬您,但是您还记得Einstein拉小提琴的悠闲吗?!我们还是犯了“万般皆下品唯有基金高”的通病,凡是走极端太深入我的的骨髓了!我们需要首先享受生活呀,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无论如何要对得起自己吧?!我太赞赏木虫有那句话“本子是基金的一部分,基金是科研的一部分,科研是生活的一部分,生活是我们的全部。”(我有适度篡改原文,见谅)。

第四种现象:关于现行基金评审体制的问题

现行基金评审体制到底是不是最合理、最高效的?论坛上大家一直在问这个问题,可以说是众说纷纭,我想国家层面也天天在想这个问题。这实际上就是裁判规则的问题。就像今年的羽毛球双打“假球事件”,直接的受伤者当然是运动员(如不查出来他们就是直接的受益者),可是国际羽联难道没有受伤吗?!大家都投过稿子,编辑部要求我们自己推荐审稿人,又给了多少人可乘之机?!我投过ACS的稿子,推荐审稿人时我也有投机想法,但从品审过程来看我推荐的人没有审我的稿子(事后也联系确认过)。所以我赞赏ACS。还是回到国基评审。办事机构(基金委员会)总是需要在合理与效率上权衡(难以两全),所以初审、函审不可避免;投机攀亲也就随机而生(腐败的土壤总是无时无处不在滋生细菌虫子)。到底是苛政养廉,还是高薪养廉,我说不清楚。但是从小木虫各虫友的反馈来说,基金委确实应该在评审机制上再下功夫。当然,国家基金是idea的比拼,paper是成果的比拼,前者应该保密这毫无疑问。是否可以考虑在品申时适度公开,就像“星光大道”节目一样,除了评委的决定权,给观众以适当的发言权(观众打分)。科学世界就这么大,我们搞的又不是无人能懂的东东,我们也不是Einstein,适度见见光无妨大碍吧?!当然我再次强调,idea保密是必需的,但是外国的“自由论坛”,多少idea都在公开比拼呀!Bohr和Einstein也是靠idea的战斗推动力物理学的发展呀。当然,具体如何让观众们适度参与需要在讨论,我想现在基金委扩大基金评审队伍的做法(许多青基获得者都是评委了),已经迈出了可贵的一步。但是,还远远不够。

回复

已有 0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