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该放手就放手

浏览
285
回复
0
收藏
0

1#

2018-10-17 01:19:02
看了吴东方的博文深有同感。本来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再发表有关科研的博文,但总觉得应该与那些失落者交流一下自己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我申请了4次都被拒绝,大部分是3个评委中总是有1个说“创新性不足”,而且往往就这一句话。后来请教一位老专家,他拿了很多课题,看过我的申请书后说:你的申请书肯定中不了,因为你没有让别人“吃惊”,没有“雄心壮志”。

后来,仔细反省,觉得自己确实不适合课题申请,自己常年从事病理或疾病诊断,已经习惯有根有据地按照医学逻辑说事情,为自己所留的想象空间比别人小的多,已经不能信誓旦旦地说“没影儿的事或不可能做到的事”。当然,影响评委打分的参考因素还有很多,有自己的问题,也有社会问题,所以去年开始我就放弃申请了。

屡次被拒绝,不应该自责。你仔细看一下自然基金面上项目每年的中标率,虽然总中标率在18-20%左右,但对个人而言这是假象,并不意谓着你申请的5次就能中1次。如果另一个人第一年中,你5年几率就变成6年,而且一旦一个申请者一次中标往往以后也能连续中标,学生,文章和这个课题就成为他下一轮申请工作基础,而你进一步处于劣势。一少部分人连续中标(20%左右),意谓着其它80%申请者往往要付出多年的辛苦,意谓着一部分人终身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无缘。花费大量精力和时间申请没有任何回报,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不懂得放弃,就成为新时代追求中举的范进,而且下场很可能不如范进。正如王选在电视采访中感叹“当你有真正的创意而需要资助时,很少有人同意你,也难得资助,一旦成名,人们会抢着给你钱”。

如果你能考虑到这一后果,就要认真做出选择:要么放弃申请,把精力集中在自己的手头工作和自己有条件的科研上);要么改变自己的心态:每年用很少的精力申请课题,而且不把失败当回事)。

想清楚这些后,我今年没有申请课题,安心于自己的研究,也有好的收获。今年完成了《血液病细胞病理诊断图谱》编写,这本书是从一个新的角度看待血液病,有许多新的解释和阐释,英国老板看后邀请我与他和另外2名德国和美国的病理学家合作共同重新编写一本超微病理专著,由Springer出版。

其次,自己断断续续静心研究数例H1N1患者多个脏器的病理变化,结果在在多个不同脏器中发现病毒颗粒,这一发现完善了以前人们对H1N1患者死因的认识(病毒直接、同时侵犯心脏),目前已经撰写投出。

这些成果虽然比不上“面上项目”实惠,但很重要,我很满足。所以,我认为一个人做任何事情都要客观地评价自己投入与产出,科研人员更应该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作为资源认真核算,进行合理安排和有效投入。

世界上没有比时间和精力更重要的东西,一切问题都是生命问题,千万不要在一棵树上吊死。我国科研人员为申请课题花掉自己80%精力,而真正用在科研具体工作中的时间很少,可能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

回复

已有 0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

关于作者
Lee
中级会员
帖子
75
日志
0
精华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