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青年教师年度科研总结

浏览
412
回复
0
收藏
0

1#

2018-10-16 16:34:54
总结2010,展望2011——一个青年教师年度科研总结

2010年很快就离我们远去,成为我们青年学者的人生历程中平凡或者不平凡的一年,与朋友们一起聊天时,总是抱怨时间过得真快,好像也没干什么事,一天、一周、一月和一年就完了。匆匆走来,2010年带给我怎样的收获,又留给我怎样的遗憾?在2010年即将远去的时候,不妨为自己做个盘点,梳理过去一年的喜乐得失,给自己做一个反省和总结,来充分准备迎接2011年的到来。
为了方便检阅自己这一年来的收获与问题,不妨先看看自己2010年初设立的目标,然后对照现在,看看那些实现了,那些没有实现,并对这些经历提供自己的经验和感想,希望对大家有点借鉴作用,并抛砖引玉,引出更多的人讨论,一起激励,相互促进我们青年人的成长。
我的年初目标是:“2010年,我要做什么呢?第一,就是继续完善自己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本子,继续申报;第二,就是开始自己新立项课题的研究,多发表论文,为后续研究打下基础;第三,申请省自然科学基金;第四,开始撰写SCI、SSCI期刊论文初稿,并积累相关经验,拟在2011年投稿;第五,参加本领域的重要学术会议,听取其他学者的研究经验和把握他们的研究进展,交流学术成果。”(引自“一个青年教师的2009年科研总结与2010年展望”)
对我个人来说,在这五项目标中,第一项和第三项没有实现,而其他三项基本达到了。
(1)国家自然基金失败。对大多学者来说,获取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应该是学术生涯的最重要的目标之一,因为它意味着攀登上了中国学术科学研究项目的最高峰。在当今中国大学里,获得科研项目(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也往往意味着更多的行政和职称的晋升机会,以及相应的科研奖励。所以,大家都积极搞科研,而对教学来说,大多人秉持着能凑合着过去就好了,实际上这种行为是极端不负责任的,有违《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中所说的(上帝赋予我们教师这个职业的)职业精神。因为教师这个职业无非就是两个使命:一是教书育人,二是为人类社会贡献新知识。当然,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我不想在此探讨。应当指出,如果我们内心真的是将自己定位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那我们就应该对得住自己的内心和教师这个职业所赋予我们应有的使命。(或许很多人会质疑我是不是岳不群:在人面前,满嘴的仁义道德,背后做着男盗女娼之事(秦晖),在此,我也不想辩护什么,这一点我想只要对得住自己的内心就好了,因为我们从事的职业的目的并不是做给别人看看而已,内控更为重要)。
说了这么多题外话,还是回到正题上来吧。我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失败了,实际上早早决定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2010年我放弃申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转向申报了国家社科基金。有经验的人一定会明白:对于一个刚刚做了重要计划而迅速改变计划的人来说,其原因必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变故,才会有如此改变的。(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我是2010年1月6日在论坛上发表“一个青年教师的2009年科研总结与2010年展望”这篇文章的,而国家基金申报的时间是2010年3月初,二者相隔的时间很短)。我的情况亦然,家庭的原因使我根本没有时间顾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申请了。在2010年1月10号至1月15号这六天的时间里(即发表“一个青年教师的2009年科研总结与2010年展望”四天后),不到2个月大的女儿,生病住院,医生说很严重,把我和太太吓得要死(我们俩是两位初为人父人母的80后,太太为了克服我们两地分居的问题,在我博士毕业找到工作后,毅然地辞掉了原来极为轻松的大学教师的工作,脱产考上了跟我一个城市的一所名牌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在白天,我和太太在医院陪护我的幼小的女人,看到幼小的生命,连打掉水血管都找不到,需要医生多次尝试时,女儿的大哭声让人心理真不是滋味。而在晚上,太太比我更为辛苦(在晚上,医院只允许一人陪护),写到这里,让我想起了苏美尔的一句话:在中国,女人比男人更像人!(这在后面还会说到)。幸运的是,女儿的情况并不像医生所说的那么悲观,住了几天院之后,她的病好了,并于1月15日出院了。我们高高兴兴的回家了。如果仅仅是发生这件事,也不会改变我原来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申报计划,因为我们学校是2010年1月18号才放寒假,我原来的计划是等到放了寒假再撰写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申报书。在1月18-19号,为期两天的学院期末年终总结大会结束回家后的第二天(即1月20号),收到了父亲患有食道癌的消息,需要立即动手术。在1月24日,父亲动了手术,看到一个平时开朗、活蹦乱跳的且不知道其病情的严重性的父亲被推进手术室,心理好难受:一个辛苦了一辈子的农民,凭借自己勤劳的双手,将家里仅有的两个儿子送到大学读书,完成学业(我读了博士,哥哥读了硕士),刚要享受那份属于自己的快乐生活时却患了不治之症。父亲手术前后一共在医院呆了40多天,直到大年正月十六才出院,那个时候我们已经开始了新学期的教学了。父亲住院期间,也正是我们传统春节过年的时段,在父亲住院的前半个月,需要日夜守护,原来照顾我太太和女儿的母亲必须去照顾大病的父亲,而白天和晚上需要我和哥哥轮流。因此,我面临的困境是,白天我要在家照顾太太和女儿(太太不会做饭),晚上每隔一天要去照顾父亲,记得大年三十过年那天,我们一家人于下午五点钟匆匆在家吃了年夜饭,就去医院陪父亲过年。在正月初一,哥哥回他岳父母家过年了。这边就剩下生病的父亲,以及时刻不能离开他的母亲,还有我、太太和女儿,以及一个没有回家过年的表弟(读硕士一年级,他于正月初八回了他们导师安排的科研基地)。我是这样计划的,妈妈在医院照顾父亲,表弟过去送饭,我在家做饭,并照顾常常吐奶的女儿,如果需要检查,我就去医院,带着父亲去检查。总之,这段时间我一直往返在父亲住院的医院和住所两个地方。
以上的情况写得比较乱,请允许我总结一下:到了过年这天,父亲术后恢复得不错,除了术后的例行检查外,妈妈一个人基本可以应付得了。而另一方面,正月十六就要开学了,离开学只有半个月了(这个时候时间已经不允许你考虑撰写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了),我的国家基金申请书尚未动笔,而家里有一个不会做饭,但可以帮忙买菜、洗菜、切菜和洗碗的表弟可以帮忙。我就是这样早上吃完后到办公室撰写国家社科基金,然后上午11点多回家做饭,之后又去办公室撰写,到晚上5点半回来做饭,到晚上10点钟回家睡觉,一直到正月初七,才完成国家社科基金申报书的撰写工作。想到整个教学楼只有我一间办公室亮着灯,其他人都在家过年,心里觉得既充实又失落。
人生中的第一个国家社科基金就是这样完成了申请工作,到了2010年6月份,国家社科基金的名单出来了,从学校科技处得到的消息,申报结果与去年国家自科一样:上会了,也失败了。除了多做了一次咬文嚼字的功课外,这次国家社科基金的申请没有获得太多收获和体会。与国家自科基金相比,国家社科基金最大的问题是没有任何反馈意见。所以,对青年学者来说,最好将目标是定位在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特别是在国家社科基金出台了限额申报规定后(这只会使得国家社科基金更加黑暗,因为在行政化的中国,限额往往意味着更多的行政领导的参与、占用和掠夺,它只会使得国家社科基金越来越缺乏公正性)。
另外,我还申请了一些其他纵向项目,如省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软科学基金和市社科基金,只有级别最低的市社科基金中标,其他全部失败。事后发现,对于没有关系的年轻人来说,申请省自然科学基金面上项目一定是失败的(这里有个题外话,我省的自然科学基金包括面上和博士启动两种类型的申报方向,由于省自然科学基金规定,获得博士学位并且已经获得省部级以上资助者不能申报博士启动项目,只能申报面上项目;但与我同省外校的一个博士同学尽管去年获得教育部项目立项,但今年申请博士启动项目却成功地获得了立项)。
(2)获得职称和发表论文情况。2010年最大的收获是,我成功地通过了的副教授职称评定。在评职称的8篇论文中,有4篇是去年投机搞的EI收录国际会议论文(这里我再次强调,现在的会议论文,不管是ISTP还是EI收录的,基本都是垃圾,以后一定不要再发表了,它会影响青年人的学术素养和不良的学术习惯)。我只能说,我很幸运(因为我们学校目前还承认三大索引收录的论文,现在很多学校已经取消了会议论文,听说我校也在这一两年内取消会议论文),通过投稿国际会议这个快捷通道(国内外重要期刊时间太长,年轻人等不起),让我博士毕业2年后,获得了副教授职称,并且在下一年可以自己带硕士研究生了。其他四篇论文中,有2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指定的重要期刊,一篇CSSCI教改论文和一篇非核心期刊。
尽管为了某种目的,发了4篇(本不想发表并觉得恶心的)EI会议论文,但在8月31日(职称申报截止时间)后,我就没有再发表国际会议论文了。此后,我投稿了3篇论文,两篇录用了:一篇是本人研究领域内的权威期刊,一篇投稿了本领域的学术研讨会,并获得组委会评选的论文一等奖,最后,该文被本研究领域内处于上升期的一般刊物主动邀请接受了,拟在2011年1月或2月刊出。第三篇论文是一篇英文论文,投稿国际SSCI学术期刊,是我们领域内的一流刊物(在业内属于A-或B+级别,不是顶级刊物A+级别)目前仍处于外审阶段。
应当指出,副教授职称对于年轻的学者来说,是一个槛。在你没有越过的时候,你会一直慌乱,因为外界、学校同事和领导都会给你一种潜在的、无形的压力;另一方面,当你越过后,它也是一个新的平台,它可以令你在功利化的中国学术界,可以慢下来,静下心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如(1)可以慢慢地冲击国内重要期刊和海外SSCI/SCI期刊了;(2)可以带研究生了,初步组建自己的团队;(3)到外面的企业去,副教授也基本够用了,具备初步草根的基础了等等。
(3)参加本领域的学术会议。参加了3个本领域重要的学术会议,这些会议都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主办的,认识了一些年轻的同行,并与一些学者建立了深入联系,如论文的相互修改、相互合作等。我想参加学术会议,积累学术经验并寻求合作应该是学者的一生的功课。
2011年的工作计划是:第一,坚定信心,申报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第二,开始和深化新立项课题的研究,多发表论文,为后续研究打下基础;第三,遵循导师的建议,多读一些文史哲的书,增进研究兴趣和方法论基础积累,提升研究后劲;第四,主要目标放在撰写SCI、SSCI期刊论文初稿,并积累相关经验,继续投稿,尝试,争取能录用一篇;第五,继续参加本领域的重要学术会议,听取其他学者的研究经验和把握他们的研究进展,交流学术成果。第六,认真整理几门课程的讲稿(如研究方法论和其他教学课程)、配套练习、案例等,进一步提升教学水平。

最后,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工作顺利、健康如意!

(转自allevon@小木虫)

回复

已有 0 条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高级模式

关于作者
中级会员
帖子
94
日志
0
精华
0